之前小編無意間看到這篇關於納粹的報導,因為大多數人都只知道大概的歷史,所以花了三個篇幅來介紹納粹跟希特勒,以下就要來介紹這個報導囉!(圖文取自<大紀元>電子日報 20141128日,記者余平報導。)

新納粹每次遊行都遇到民眾的抵制,這並不是什麼新聞,但1115日新納粹分子在德國巴伐利亞邦一個小城Wunsiedel遊行時,街邊不時出現五彩繽紛的大橫布條,鼓勵他們不要停步,新納粹顯然覺得很迷惑,不知道這一步是邁出去好,還是收回來好。因為這場遊行已經被當地居民變成了反對他們自己的募捐遊行,他們每走一公尺,在反對新納粹組織的帳號上就多10歐元。
 1115日在Wunsiedel的新納粹遊行
 街邊的布條:右翼反右翼,每前進一公尺,在Exit-Deutschland(離開德國)反對新納粹組織的帳號上就多10歐元。

這次新納粹的遊行中,約有250人參加,他們身穿深色衣服,黑著臉,舉行所謂的「默哀遊行」。近幾年來,納粹分子每年重複這一遊行,起因是納粹分子魯道夫赫斯(Rudolf Heß)曾葬在這裡。赫斯當年在監獄裡結識希特勒(因啤酒館事件失敗被補入獄),完成其口述的《我的奮鬥》,他被納粹分子視為「副元首」。1987年,他在獄中自殺後被葬在Wunsiedel父母的墓地裡。2011年,墓地合約到期而遭清除,他的骨灰被撒在海裡。

當地居民不斷地抗議,並試圖通過法律手段禁止新納粹穿過他們的城市,但是一直沒有成功,今年居民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:讓納粹自己反自己。他們走得越遠,在反納粹帳號上的錢就越多。這個創舉在德國歷史上還是第一次。在新納粹的遊行開始後,反納粹募捐行動也如期開始。居民在地上劃了起始線,中途也做了記號,比如:謝謝!5.000歐元了!時刻提醒著新納粹分子,他們為什麼遊行,而且為反納粹募集了多少錢。
 謝謝!5.000歐元了(五千歐元:德國人數字寫法與我們習慣的方式相反)

小城的建築上可以看到很多五彩繽紛的橫布條,例如:「反納粹,前進」、「募捐遊行」、「如果元首知道是這樣」……途中,居民還擺放了香蕉,為納粹分子補充體力,鼓勵他們走下去,而每根香蕉上都包著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「我的奮鬥」。當他們走到「終點站」時,從天空中飄下來了「五彩紙片花」,同時響起了華格納雄壯的交響樂曲。新納粹的標誌顏色是棕色,因此彩色是與其相對的顏色。居民還為遊行者準備了「證書」,證明他們「不情願地」為退出納粹組織做出了「傑出貢獻」,當日募捐額:一萬歐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每桌包著紙條的香蕉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證書:當日捐款1萬歐元

這筆捐款是市民募集的,有個人捐助,也有大公司出的錢。而這個反納粹的行動是在新納粹活動開始後才正式開始,新納粹事先並不知道。小城居民的準備工作非常確實,遊行過後,反極右翼份子的網頁上就公佈了相關報導,並呼籲人們繼續捐款。網路上還播放了遊行影片,解說詞充滿了諷刺意味,而且這段影片不僅有德文的,還有英文版。很快,遊行影片在網路上走紅,影片上傳Youtube三天,點擊超過43萬。


Wunsiedel居民的創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,甚至引起了國際反響,而德國其他地區的人也紛紛倣傚這個做法。德國西部多特蒙德也有新納粹問題,受巴伐利亞小城居民的啟發,該地綠黨議員提出了一個方案:新納粹分子每提出一個極右翼質詢問題,綠黨就自掏腰包捐5歐元給諮詢處,協助陷入納粹圈子的人跳出極右翼組織。

多特蒙德社區理事會裡現在有一名極右翼分子,根據規定,每位成員都可以不受限制地向市政府提出質詢問題。在最近一次會議上,這名極右翼分子理事與新納粹黨NPD成員一起提出了25個質詢問題。這些種族主義質詢令人厭煩和氣憤,現在綠黨提出了這個募捐方案,同時希望其他黨派也積極響應。這意味著,極右翼分子提問越多,反納粹組織獲得的捐款就越多。換言之,納粹分子將自己資助人們跳出納粹組織。
創作者介紹

天下留學分享天地

天下留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